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是妹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我是妹妹!

    正在八臂摩罗仙和蓝儿搜寻谢丹朱、六御之时,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又阴暗下来,隐然又是天刑之威!

    八臂摩罗仙诧异道:“怎么回事,又有谁要渡劫,这都赶趟了!”

    少女蓝儿摇摇头,表示不是她。

    夔牛惊道:“不会是小牛我吧——摩罗老前辈、尊主小妹,你们一定要关照小牛一点啊,不然小牛死定了!”

    八臂摩罗仙看了夔牛两眼,说道:“牛,你还早。”

    话音刚落,就听高远的空中“轰”的一声,仿佛天被捅了一个窟窿,一团白气涌了下来,瞬间布满了半边天空,白气与阴暗的云层相激,顿时云涛怒卷,翻腾如沸。

    八臂摩罗仙立感压力巨大,喝道:“速速回避。”与蓝儿和夔牛斜斜向下疾飞,要避开这可怖的云气。

    就见这云气翻卷收缩,转眼间凝成一个巨人的上半身,这巨人只现腰部以上,单这上半身竟也有百余丈高,这半身巨人身披银甲,一手执锤,一手执钩镰,赤发上竖,双目鼓凸,怒气冲冲的样子,声若巨雷,轰轰道:“谢丹朱,谢丹朱还没死吗,谢丹朱不死,三界不得和谐!”

    “这是昊天界的天尊!”八臂摩罗仙大吃一惊,心知难以对敌,暗示蓝儿和夔牛赶紧逃避。

    半身巨脑袋一歪,暴突的双眼看向下方三个正飞速离开的人物,轰轰道:“死吧。”右手的重锤猛然砸下——

    重锤离八臂摩罗仙二人一牛尚有三里远,牛最终弱,在锤压下觉得喘不过气来,惊恐之下,凌空一个滚翻,现出夔牛真身,这样防御能力会大大增强,牛想顽抗一下——

    巨锤高速砸下,千丈距离的空气被急剧压缩,空气先是如水,再是如水般粘稠,然后是如墙如堵,最后竟然变得铜墙铁壁,夔牛肉身虽是强横,却被锤风逼得动弹不得——

    八臂摩罗仙见这一锤有如此之威,不现命魂本相无法抵抗,怒喝一声,双臂一展,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只手有六只手是结法阵虚张声势,两只手握赤霄剑,横着往上一架,赤光暴起,死扛那猛烈的锤风——

    少女蓝儿纤手划圈,一个七彩光罩迅速扩大,将她自己和八臂摩罗仙、青雷夔牛一起护在里面,原本喘不过气来的青雷夔牛立时得到了喘息之机,若没有八臂摩罗仙和蓝儿顶着,这巨人一锤的锤风扫至就会让夔牛化为齑粉——

    巨锤仿佛石山一般压下来,赤霄神剑的红光被撞散,八臂摩罗仙这一剑只稍微阻了阻巨人之锤轰击的势道,却无力抵挡——

    八臂摩罗仙大叫:“快逃!”运起灵力,狂风卷着三人往西急掠,但巨锤来得更快,迅速砸至,八臂摩罗仙又以赤霄剑迎风一斩,巨锤下砸之势稍稍一缓,又沛不可挡地压下来,且喜蓝儿的七彩光罩防御能力极强,没被巨锤击垮,只是被直砸落海——

    半身巨人对自己一锤竟没杀死这两人一牛,显然极为恼怒,怒吼一声:“杀!”左手的钩镰闪电般斩下,这一斩速度快得恐怖,听不到镰锋撕裂空气的声音,数百丈距离眨眼就过,镰锋如横空的白练,要将蓝儿三人斩切而死——

    八臂摩罗仙还是很有风度的,没有率先逃跑,而是殿后,承受着最大压力,但这时也是骇然失色,他是命魂根相顶峰修为,竟是挡不住这巨人的一锤一镰!

    正危急时,一粒青籽破空而来,不偏不倚射在夔牛的独角上,却是轻轻一弹,青籽反向射起,在空中乍然生成一株亭亭如盖的龙爪槐,巨人那毁灭的镰钩就劈在了龙爪槐上,龙爪槐瞬间被烧成灰烬,而八臂摩罗仙、蓝儿和青雷夔牛也因为龙爪槐挡了一下得以迅速退出数里外。

    “是哥哥的龙树!”

    蓝儿喜极,跃出七彩光罩,朝西边飞去。

    半身巨人怒极,这半身巨人乃是忏悔天尊的虚影,昊天界察觉人间界有异象,命忏悔天尊下界察看究竟,这忏悔天尊比忿怒天尊还凶暴,根本不给别人忏悔的机会,虚影一至人间界就察觉谢丹朱仍然活着,是以大怒,见两人一牛在他眼皮底下晃,当然是挥锤挥镰就杀,没想到竟然没杀掉,怒吼如雷,掉头西顾,看这龙爪槐从何而来?

    蓦然一个巨大的石钵罩下,竟把这忏悔天尊的虚影罩在下面,这石钵圆径千丈,急速坠落,钵沿齐到海面时倏地停止,就那样覆在海面上,也不沉下去——

    “擎天钵!”八臂摩罗仙现在知道孔雀城遗址上的那方圆数十里的巨大半圆形石钵是当年谪仙城主留下的昊天界的神器,现在这个罩住半身巨人的石钵虽然没有元武岛的那个大,但显然是同一个神器,神器可大可小,擎天钵出现在这里,那就是丹朱回来了,谁能重新控制擎天钵,不是谢丹朱还能有谁!

    半身巨人被压在擎天钵下无声无息,夔牛颇能琢磨事,心想这大石钵只拦在了上面四方,但钵底是空的,这巨人不会钻入海里然后再钻出来吗?

    牛很是担心,战战兢兢,但过了一会,石钵周围的海水波平浪静,没见那巨人钻出来行凶。

    蓝儿远远向西边迎出去,先看到的是那三个彩衣女子,以樱前辈为首,芙蓉山主和另一个女子跟在后面,三人是从西南方向赶来的,蓝儿没搭理这三个人,飞快地向西疾掠,就见两道虹光从遥远的西天横跨而至,虹光一收,现出两个人影,正是青衫磊落的谢丹朱和紫裙明艳的六御——

    谢丹朱第一眼就对蓝儿道:“你是蓝儿?”

    少女蓝儿急忙看自己的身体,啊,雪白裙子下的两条腿那么长,糟糕,忘了变回小孩子了!

    少女蓝儿有些懊恼,觉得有些东西自己永远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了,一别三十年,丹朱哥哥倒是没怎么变,只是眼神有些不同,光照万物一般,原本对丹朱哥哥冷冰冰的六御,这时微微笑着,说道:“丹朱,我去那边看看,你先和你妹妹说话。”神情语气与谢丹朱显然是亲密无间,又含笑看了蓝儿一眼,点了一下头,往擎天钵那边飞去。

    谢丹朱上上下下打量蓝儿,半晌不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